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創造社工作室

「工は英語でcreate、創造すると言う意味です」

 
 
 

日志

 
 

CHALLENGE SPIRIT INTERVIEW vol.3 斎藤工+春琴抄  

2009-07-21 08:08:00|  分类: 媒体刊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点我

原网页有几张照片,请一定点去看看哦。
看到最后“衣裳协力”里列出的报价,真没想到这身行头居然这么贵OTZ
完全看不出来啊……我果然毫无时尚细胞

 

CHALLENGE SPIRIT INTERVIEW vol.3
斎藤工さん / 俳優

 

像佐助那样,用针戳瞎自己的双眼?
我的话,大概会假装摆出戳瞎眼睛的样子来吧。

 

谷崎润一郎的短篇小说《春琴抄》描写了服侍着盲人三味线师傅春琴的佐助的爱情以及他为爱情的献身。过去曾经由数度当时的名演员,女影星用电影的方式呈现过,自1976年(昭和51年)三浦友和与山口百惠以降,这32年间便已六次搬上银幕。作为2008版的主演的斎藤工,曾经因为电影《海猿》的演出而为人所知,又因为NHK土曜时代剧《オトコマエ!》而人气爆棚备受瞩目。他又将如何诠释这出可誉为“唯美主义之极致”的爱的故事呢?我们就作品理解及拍摄幕后对他进行了采访。

 

——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过去曾多次改变成电影与舞台剧,对此你是否感到压力?
斎藤:“啊,刺瞎双眼的故事呢”,大家都这么对我说。其实,这部电影的拍摄,无论是金田敬导演还是我本人,好几次都几乎要将其推翻了。也许不该选在这个时候拍摄吧,大家的时间表怎么都对不上。我觉得那仿佛是什么不可思议的力量在驱使着,牵引着我们,使得这部2008年版《春琴炒》最终得以完成。

这次的作品……,对于这旁人看来颇不正常的两人,你就是无法投注感情也没关系(笑)。因为作品本身就是透过由沢木ルカ小朋友扮演的佣人小照的第三方视线来描述春琴和佐助的关系的。小照对于这两人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却又完全无法理解,仿佛一个旁观者,自然而然用切近的视线与淡淡的口吻来观察讲述着这个故事。我这一方面则是无表情、
无感情的演出。对此我做得非常彻底。就连“刺瞎双眼”也能非常和顺地接受,我试图表现出那样一个日常生活中的男子。说的话做的事情,所有这些我都很努力地用尽可能平淡与日常的方式去表演。截取这个叫做佐助的男人的人生中的一个日常生活的瞬间,我希望我的表演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为了扮演好佐助,你有没有做什么特别的准备工作?
斎藤:接受了浪花弁和三味线的特训。三味线的话,与其说是学习如何熟练演奏,倒不如说是训练如何让人看起来感觉非常娴熟。于是特别训练了弹琴的姿势以及手部的动作等等。我希望我的演奏让专业的三味线演奏家看了不会觉得别扭。因为我一直都认为,如果自己不能完全变成生活在那样一个时代里面的人,那样的表演是不会有感染力的。

 

——斎藤先生你对春琴与佐助两人之间的关系怎么看?
斎藤:原著作品在一个短篇故事的篇幅里,浓缩了相当丰富的内容。有一些类似于日本式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要素在内,但是与莎士比亚有本质区别的一点是,故事中的男主人公始终缄默缄默,一味忍耐忍耐,完全不曾表露出半点感情。透过单纯的喜欢受虐,那种日本人特有的笨拙,距离感,不会迅速付诸行动,我想这是只有日本才有的男女爱情的形式。虽然故事展开的舞台背景是明治初期的日本,不过在现代这样的男女关系却并不鲜见。女性很强势,完全就像个男人(笑)。

 

——斎藤先生你会为了自己所爱的人,怎样奉献自己都在所不惜么?
斎藤:奉献出100%我做不到。很遗憾,做到像佐助那样在我是不可能的。我是不会真的刺瞎自己的眼睛的。我应该是会摆出刺瞎眼睛的样子来吧,大概(笑)。不过,我想也没有人能够做到佐助那般的自我坚持吧。与其说是深爱着春琴,这样爱着春琴的自己才是他的一切不是么。

 

能够在别人的心里留下点什么
能够让人在许多年以后的一个偶然的瞬间,猛然发觉“如今稍微明白了一点”,
我梦想的正是这样的作品

 

——可是电影的宣传页上写着“非常迷恋原著”这样的话。
斎藤:听说这部作品是谷崎润一郎在拜托妻子完全屏蔽自己的情况下写成的,便觉得非常了不起。投入到这样的地步,对待作品执著至此。谷崎对待作品的那种执念,与演员的角色创作之间有某种共通之处,我从中感受到了强烈的共鸣。不过,谷崎和太太的不遗余力的努力,在旁人的眼光中也确实是某种不正常吧。这确实与《春琴抄》中的2人有某种关联。

顺及,他在报纸广告上公开征募夫人的故事,实在是太精彩了!前来应募的,本身已经结了婚了的夏子夫人也是世间仅有(笑)。把每部作品都作为一个试验的平台的做法听起来似乎很可怕,但我想这不正表明谷崎是一个非常简单纯粹的男人么,我对他的文学,对他本人因此充满了兴趣。

 

——你是那种对一切事物都充满探究精神的人么?
斎藤:也许是吧。我喜欢去发现并观赏各种类型的电影,喜欢寻根。还是小小孩的时候便受了父亲的影响,看了很多电影。读高中的时候和父亲一起讨论塔兰蒂诺导演的作品,父亲告诉我“塔兰蒂诺的根在深作欣二”,还为我借来了《无仁义的战争》的录像带。看了之后便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我想尝试创作这样的电影应该很有趣吧。像成濑已喜男、铃木清顺他们,是日本电影的黄金时期,它对世界电影的发展产生过怎样的影响呢?对于这个问题的探索成为了我生活的巨大乐趣所在,曾有段时期,我每年差不多要看300部左右的电影作品呢。

 

——如今你在专业电影杂志上也有连载,简直像是电影的俘虏了。
斎藤:我认为电影是最能流传后世的东西。到了我孙子,甚至我孙子的孙子生活的时代,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但我想电影作品是很可能会被留存下来的。而且,就像在日本能看到墨西哥电影印度电影一样,电影以一种超越国界的姿态存在着的。像《春琴抄》这样的文学作品,我希望大家能够在电影院里沉醉地欣赏。仿佛时光闪回明治时代,我们身上的日本人的DNA因子也一定会从中生发出某种怀旧的念想吧。

刚开始和导演接触的时候,他对我说,“这个故事,十几岁的时候看,是无法理解在那种情况为何会有那样的发展的。而在看了《春琴抄》之后,今后的人生中又累积了这样那样的经验,便会有那么一个偶然的瞬间,他发现如今自己可以稍微理解那两人的心情了。我想要拍摄的就事能让人这样去思考的,会在人心里留下点什么的电影”,这部电影原本就抱着让人消化不良的想法去制作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是期望让人感到胃部无法消化的哟(笑)

 

—END—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