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創造社工作室

「工は英語でcreate、創造すると言う意味です」

 
 
 

日志

 
 

HERO VISION 30 斎藤工×加藤和樹 摄影场记  

2009-01-30 05:14:00|  分类: 媒体刊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段原本是在那篇访谈前面的现场记录。

因为实在是太粉红了,翻得我心旌神荡,禁不住想借问一句:
记录这个的同志啊,你真的不是在写同人么?
于是特地把作者名字一并标上了[喂!这是应该的!]

 

HERO VISION 30 Saitoh Side
斎藤工×加藤和樹  摄影场记         

文:柳瀬まき


斎藤君说,这个连载专栏刚开始的时候,他就想找加藤君来拍写真。加藤君和斎藤君是三年前认识的,当时他们共同参演了一部舞台剧。

“从刚认识到现在,他真是一点儿没变。我不是说他做为演员毫无进步,而是说他的内心,始终如一,从未改变。面对任何人都公平公正,不偏不袒,身上也始终葆有少年般纯真的一面。我并不是那种喜欢迎合别人的人,然而说到和树的那种纯真,他那种为了他人什么都能给予的淳朴的性格,我真的很喜欢。我和他就好像是两个极端,但这不是说我跟他是截然二致的两种人。他是那种应该经常出现在舞台中心的人,是中流砥柱。而我的话,就是站在他身边守护他的人……怎么说呢,就好像夫妇那样的关系吧。正因为我们彼此身上都有对方所不具有的那部分灵魂,所以才能如此融洽。我想那是只有在我们两人间才能萌发出来的东西。彼此拥有的全然不同,反而更加容易相得益彰,真的是这样。而在我的身上,没有哪一面是不想让他看到的,也没有什么部分是不能让他知晓的。我相信他也是一样。正因为我们可以完全向对方袒露自己,我想一定有一个他是只有我才能拍摄出来的。”

斎藤君这样解释之所以想给加藤君拍写真的理由。这一次他也就此次拍摄的画面感觉问题,和提供摄影支持的摄影师神戸さん一起进行了细致的商讨。

斎藤君拿着事先准备好的摄影资料,谈起了他想表现的加藤君。

“我想表现他的两面性。一定要表现出两个极端的感觉。一方面是他的单纯柔和,也就是那种中性化的,温柔的表情。另外一面则完全相反,是一种狂野的粗暴的感觉”

像这样恳切地说着的他,脸上已经全然是摄影师•斎藤工的神情了。

“如今加藤正作为歌手活跃在舞台上,看到这个感觉真好。正所谓物得其所吧,真正要成为歌手的人,在他唱着歌的时候,无论他要表现什么都能表现得非常自然。和树他正在做着他的音乐,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刺激呢。我自己出CD的时候也一样,回头想想,果然与他的音乐是不同,我试图创造的是属于自我的东西。”

加藤君到了以后,斎藤君向他介绍了一下这次拍摄想要的感觉与风格。加藤君似乎很快就理解了他的意思,顺利地进入了拍摄状态。

“因为今天不是专业摄影师,而是我来拍,我想要捕捉的是我才能看到的和树的那一面。”

斎藤君这样传递着自己的拍摄理念,两人很快开始了拍摄。加藤君面对斎藤君的照相机镜头摆起姿势,也丝毫没有迟疑踌躇。刚开始还一张一张仔细斟酌着按下快门的斎藤君,拍摄的动作也渐渐越来越快。

“不是为了别的什么人,今天我拍照,最希望的是让和树从中感受到愉悦。一起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如果我能用镜头捕捉下和树那些只对我展露的表情的话,这便是最让人高兴的事情了。”

这是在拍摄开始前斎藤君便亟力主张的。希望通过自己拍摄的镜头,让加藤君感受到愉悦。也许是想要传递这样的信息,斎藤君面对镜头异常认真。

第一个造型一拍完,两人就开始查看先前拍下的图像。就像刚才提到过的那样,斎藤君说他“想选择的是和树觉得好的照片”,加藤君也坦率地给出了自己的回答。遵循之前定下的拍摄理念,加藤君选出了他觉得好的照片。那是他和斎藤君一起,从众多照片中精心挑选出的一枚。

第二个造型是在户外,加藤君身披披肩拍摄的。站在斎藤君的视角,也可以发现他对于造型的风格非常执著。斎藤君非常关注披肩在镜头中的质感,好多次伸出自己的手亲自为他调整。拍摄过程确实极度认真,然而不可思议的是,气氛却完全不感觉到紧张。在环绕着彼此的柔和空气中,有的只是专心面对镜头的那两人的身影。

像这样经过大约一个小时,拍摄结束了,随后两人开始查看拍下的照片。

“竟然能看到和树这样的表情啊。阳光那么耀眼,却反而把眼睛睁得老大,样子看起来真是非常妩媚呀。”

就这样,两人就加藤君的各种表情相互探讨着。哪一张都难以舍弃,这样的选择花费了好长一段时间。然后不断地不断地缩小筛选范围,终于选出了下一页的那两张。那是不是只有斎藤君才能拍出,才能截取下的加藤君的瞬间呢――?

 

(照片就等我回国吧,笑,其实很多人都看过了呀。)

 

—END—

 


“僕は彼に見せたくない顔、見せられない部分なんてないですよ。”这一段,我原本很想翻译成:“我的脸上没有不想让他看到的表情,我的身上也没有不能让他看到的部分”——你知道,我绝对没有过度阐释呀,看天。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